盘点 | 听够了欧陆豪门的故事,不妨来感受下​欧冠新军的精彩

日期:2020-11-30/ 分类:资讯

新势造新军,新军已就位。

疫情下的新赛制,催生出欧冠自2011-12赛季后的最多新面孔。初次亮相,他们或许难以更进一步,但为了登上这最高舞台,各家俱乐部都付出良多,背后的故事也都各自精彩。

谁是最爱球成痴的俄罗斯老板?英超球迷会报出阿布、乌斯马诺夫甚至德明的名字,但在克拉斯诺达尔球迷看来,自家投资人加利茨基才是当之无愧的第一。这位出生在索契的亚美尼亚后裔,虽然冠上了妻子的俄罗斯姓氏,但从当年在克拉斯诺达尔银行工作起,就成为当地球队的狂热粉丝。上世纪90年代,加利茨基经营化妆品起家、并成为日化巨头宝洁在俄罗斯南部的代理商,羽翼渐丰后他选择单干,创办Magnit超市,一度成为全国第二大零售连锁企业,市值估价约300亿美元。2008年,加利茨基抓住时机,收购仅剩注册资格的克拉斯诺达尔。

上图为克拉斯诺达尔的老板加利茨基(左)和球队主教练穆萨耶夫。

与俄超豪强多为前苏联部委或地区政府支持不同,完全走商业化路线的加利茨基和克拉斯诺达尔,更尊重足球规律。至今为球队注资3亿美元的他,仿照罗马竞技场样式为球队打造新主场,青训学院更在全欧首屈一指——拥有10个足球场、医疗室、游泳池,桑拿浴室和健身房。多达320名的各级梯队球员,可以在此接受全日制中学教育,并选择外语、数学乃至国际象棋等科目深造。

即便因俄罗斯经济衰落而资金缩水,加利茨基也从未想过套现或撤资,甚至有过出售Magnit股权反哺俱乐部的举动。主席情怀至斯,也就不难理解克拉斯诺达尔为何那么重视本地化,不仅梯队有三分之二成员来自本市,主帅穆萨耶夫也是土生土长的克拉斯诺达尔人。年仅36岁的他,已在球队供职15年,两年前上任时还曾因无证上岗而被罚款。

欧冠处子秀,克拉斯诺达尔就遇到了同为“初哥”的雷恩,双方势均力敌,斗至人仰马翻。

正是在穆萨耶夫的带领下,克拉斯诺达尔即便上赛季因伤损失卡贝拉和维克托·克拉松两位大将,依旧能够连续两年排名联赛第三,并且首次亮相欧冠资格赛,就爆冷淘汰波尔图。遗憾的是,球队在只离正赛一步的情况下不敌奥林匹亚科斯。不过本赛季随着穆萨耶夫正式拿到教练资格证,队内集齐马库斯·贝里、卡贝拉一众外援,阿里、斯莫尔尼科夫、约诺夫、加津斯基、索罗金一帮国脚,克拉斯诺达尔顺利地双杀另一支希腊球队萨塞洛尼基,就此圆了加利茨基12年的欧冠梦。而小组赛面对切尔西、塞维利亚两大强敌,加利茨基的球队或许很难实现成绩突破,但与雷恩一争欧联席位,也并非不可能。

即便在足球之外,雷恩老板、法国首富弗朗索瓦·皮诺的知名度也绝对不低。无论捐资1亿美元用于巴黎圣母院重建,还是此前将圆明园兔首、鼠首归还中国,都引发了热议。这位通过木材和百货生意完成原始积累,此后在奢侈品、拍卖等领域呼风唤雨的富豪,经营雷恩长达22年,比起商业领域的开疆拓土,球队直到今年才首尝欧冠正赛滋味,投资回报周期着实不短。

2018-19赛季法国杯雷恩夺冠,弗朗索瓦·皮诺(右)举杯庆祝。

尽管本世纪前10年5次打入欧联,但雷恩始终以球星加工厂身份示人,姆维拉、卜拉希米、古尔库夫都是成名未几,便遭挖角。但自奥斯曼·登贝莱转会多特蒙德之后,雷恩便有意地在出售新星的同时,进行球队阵容补强。上赛季,末代法国联赛杯雷恩与巴黎圣日耳曼鏖战至最后一刻,遗憾在12码上饮恨;但夺得法甲第3名的他们,以队史联赛最佳战绩首次挺进欧冠正赛,着实是水到渠成。

本赛季球队压哨签入小将多库,也充分体现了出弗朗索瓦渴望代领雷恩更进一步的野心。

仅看账面实力,雷恩无疑是4支欧冠新军中最强,卡马文加第二个主力赛季愈发成熟,尼昂、恩宗齐等干将都能独当一面。而球队夏窗系列转入更令球迷无限遐想:身价分别为1200万和1500万欧元的泰里耶和吉拉西,在法甲都算得上豪购,爱德华·门迪出走蓝桥后,又有塞内加尔国门阿尔弗雷德·戈米快速加盟,身价高达2700万欧元的18岁比利时天才多库,更见皮诺家族深耕球队、觊觎突破的野心。相信没有多少人会想到,欧冠首个比赛日能为法甲拿分的不是巴黎圣日耳曼和马赛,而是完成“进1球、拿1分”任务的雷恩。

当然,次轮不敌塞维利亚的雷恩,虽然有恩宗齐、尼昂、达尔伯特等外战经验丰富的球员压阵,但对双线作战还是太过陌生。开季一度在法甲保持不败的他们,也在密集的赛程中金身告破,先是被弱旅第戎逼平,随后又败在了31年未曾输过的昂热脚下,双线并进变成了双线受挫。好在雷恩的野心始终不减,今年2月,力主将卡马文加尽快出售套现的主席勒唐离职,原因便是皮诺家族直接驳回了这一思路,希望俱乐部更久地留住这位天才。而今,老中青三代兼具、阵容厚度颇佳的雷恩,会在少帅斯特凡的率领下于欧冠更进一步吗?

登巴巴、拉斐尔、沙兹利、托帕尔、朱利亚诺……倘若放在10年前,拥有上述球员的巴沙克城,是不折不扣的黑马候选。但如今,上述垂暮名将或许能帮助球队在等级森严的土超打破三强垄断,但来到欧冠舞台,堪称32强头号养老院的巴沙克城,已经先后被莱比锡RB和巴黎圣日耳曼击败,两回合面对曼联也只是拿到1胜1负,小组垫底出局或许是“初哥”早已写好的剧本。

巴沙克城阵容老化并非本赛季才有,两年前球队更是拥有埃姆雷、罗比尼奥(34岁)、克利希(33岁)、因勒(32岁)、阿尔达·图兰(31岁)和埃利亚(30岁)这样的老人班底。但这恰恰也是球队崛起的秘诀,在高度依赖外援的土超,巴沙克城以老将为主搭建球队框架,以此保证对联赛弱旅的压制力。上季土超,巴沙克城固然拥有场均仅失1球的钢铁防线,但65个进球比亚军特拉布宗少了11个,和传统三强交锋也是互有胜负,更多是靠通杀弱旅完成了首次联赛封王。

在横冲直撞的福斯贝里面前,托帕尔和拉斐尔多少显得老迈无力。以他们为代表的的巴沙克城建队思路,在欧冠并不管用。

实际上,巴沙克城除了在2018-19赛季成为土超第6支冠军球队外,在欧战也有着可圈可点的表现。尽管球队功勋主帅阿夫哲因上赛季联赛末轮功亏一篑而出走贝西克塔斯,但前国际米兰球员奥坎·布鲁克的上任,让巴沙克城在欧联小组赛大放光彩。尽管两战罗马皆负,球队仍力压意甲豪门、门兴和狼堡夺得头名,随后又淘汰里斯本竞技,直到在1/8决赛不敌哥本哈根,这一路走来,含金量十足。

近年来,土超三强持续衰落,本赛季更在欧战“团灭”,这让独苗兼冠军巴沙克城肩上重担不小,可惜球队签运着实太差。赛季开始前,巴沙克城紧急补充了塔吉尔、卡拉库斯等土耳其国字号选手,但他们融入球队尚需时日,无法改变球队联赛前三轮皆负的命运。眼下对于主帅布鲁克来说,第一要务是利用球员时代经验,帮助球队平衡在欧冠和土超之间的精力支出。

去年还在欧联杯小组赛对西班牙人一筹莫展,今年重返欧冠,便要面对加泰罗尼亚的头把交椅巴塞罗那,命运给费伦茨城的安排,着实不公欠妥。然而,这并不妨碍一穷二白的他们自力更生。欧冠小组赛第二比赛日,主场一度0比2落后的他们,终场绝平基辅迪纳摩,这1分,来得委实励志。

身处布达佩斯第九区,费伦茨城是匈牙利联赛中为数不多常年保持“高投入”的俱乐部之一;匈甲180万欧元的转会费纪录,便是由本赛季在欧冠资格赛两度破门的阿尔巴尼亚国脚乌祖尼所创造。而作为球队锋线的另一员干将,曾在中超辽宁宏运效力的科特迪瓦前锋弗兰克·博利,或许更具知名度,不过两个赛季打进15球之前,他在中超的纪录停留在20场0球。但这已是费伦茨城最拿得出手的家当,全队身价不足2600万欧元的他们,在欧冠32强中委实一穷二白。

曾几何时,31个联赛冠军在握的费伦茨城,是旅欧匈牙利球员归乡的首选。但伴随着老将格拉、哈伊瑙尔的相继退役,新帅列布罗夫到来后更多仰仗外援,欧冠资格赛中甚至派出了仅有4名本土球员的首发。身为20年前那支名震欧洲的基辅迪纳摩的双前锋之一,球员生涯被舍甫琴柯完全掩盖光芒的列布罗夫,走上教练之路后知名度也不及搭档,经历不甚如意的西亚之行后选择匈甲“向下就业”2年。好在来到费伦茨城后,他带队时隔多年重返欧冠,次战逼平老东家,对其个人意义更是不言而喻。

费伦茨城的战斗精神值得嘉赏,但必须指出的是,球队连闯三轮资格赛也有运气帮衬。尤尔加登、凯尔特人和萨格勒布迪纳摩三队,都属于同级别中的软柿子,而且费伦茨城还在一场定胜负的新赛制下两次主场作战。当然,匈甲冠军的终极梦想,显然是重现25年前征战欧冠时的高光——彼时他们在小组赛中凭借阿尔伯特的先拔头筹,1比1逼平了皇家马德里。

与其他欧冠新军均是各自联赛老油条不同,中日德兰建队历史之短,正如俱乐部体育主管拉斯姆斯·安克森所说“我们是由两家互相憎恨的俱乐部合并而成的,所以我们每走一步都很不容易。”21年前,伊卡斯特和Herning Fremad两家同城死敌意外合并,组成了崭新的中日德兰,化干戈为玉帛的第一季,他们便升级丹超。尽管进入21世纪以来,中日德兰合计14次杀进欧战,最佳表现是5年前闯进欧联杯淘汰赛(首回合爆冷击败过曼联),但球队2014年前的常态,更多是外战一轮游。

也就在这一年,博彩业巨头马修·贝纳姆正式收购中日德兰,还拥有英冠球队布伦特福德的他,在两家俱乐部推行“魔球理论”,即用统计学和数据分析,通过传球成功率、创造机会能力和射门转化率,将球员逐一“建模”,以此寻找俱乐部最紧缺的类型,而这一切,都是由贝纳姆旗下的数据分析公司Smartodds完成的。球队近年来先后引入的芬兰铁闸斯帕尔夫、上季在土超大放异彩的中锋索罗斯,都是这一理论下达成的引援,同时他们还有着颇为高产的青训输出:克亚尔、温斯顿·雷德、西斯托(今夏回归)等人都在欧洲顶级联赛立足过。

看似剑走偏锋,但中日德兰用优异的战绩令同行刮目相看:2014-15赛季首夺丹超冠军至今,他们已经先后3次加冕,6年来只有一次跌出前三。尽管在伦敦城,致力于代领布伦特福德升超的贝纳姆屡屡碰壁,但在丹麦,他的试验田有板有眼。更重要的是,凭借超群的数据分析能力,中日德兰完成了大批低进高出交易,大量来自北欧、东欧乃至非洲的外援,在俱乐部频繁进出。本赛季,球队一线队球员有15个国家血统,堪称欧冠战场上的“国籍博物馆”。

不过,贝纳姆的这一套或许在丹超吃得开,但来到弱肉强食的欧冠,他们迅速交了学费——前两轮1球不进净丢6球,4轮过后无一胜绩小组垫底。不过次轮对垒身价是已方26倍有余的利物浦,中日德兰在上半场的表现足够令人尊重。无巧不成书的是,从多特蒙德卸任后,克洛普一度有意入主中日德兰,因为贝纳姆的“魔球”理论实在太诱人:“在我的休息时间,曾有兴趣去那里一段时间,只是想看看他们在做什么。但是我和利物浦签约了,所以我不能践行这个计划。”不过待到“渣叔”登陆安菲尔德后,他迅速挖来了中日德兰的手抛球教练托马斯·格隆内马克,而芬威集团也应克洛普要求,引入了数据分析系统。

文|杨健

编辑|DBSQ

美编|婷婷